民生新闻
行走“七一”
发布时间: 2015/9/27 8:35:48 | 来源:

核心提示:在镁都大石桥最东部的群山腹地有这样一个秀美的小山村:那里有海拔1033米的辽南第二高峰——老轿顶;有在历史的长河中被风蚀蚕化的玉笋般削立的“小石林”;有当年为学“大寨”而修的道道梯田。这里是润泽韵动了几代人旺盛生命力的大清河的发源地;是解放战争清剿活动中吕庆余、王希珍两位烈士用鲜血捍卫的热土;是东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当年 “爬过坡”的地方……赏秋时节,我们慕名来到这个美丽神奇的小山村——黄土岭镇七一村,开始了一段如梦如幻般的仙境游——

 

 

                                    行走“七一”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青山在车窗外向后游走,眼波里一点点地润进这山的翠色,在叮咚山溪奏响的音符里,我们的车子驶进七一村。人,还未进村,便遥遥地望见了左右青峰峦颠的两棵迎客松,在秋日暖阳的照耀下,热情奔放地向我们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村路随山势逶迤前行,房靠着山,山临着水,水映着花儿。率性纯真的粉色扫帚梅、逢秋愈艳的地姜菊……各色的野花在这里搭帮结伙儿,或倚着山里人家的篱笆墙含羞地向行人偷觑,或三五成簇地笑站在村路旁,用热辣辣的眼睛直把人看得脸红心跳。逢雨时节,看到有来客,泼实惯了的村路也会就着这从山中溢出的清溪,轻轻地洗上一把脸。
      在老轿顶的山脚下,虔诚地向路旁红檐青瓦的财神庙拜别,我们一路驱车向山上行驶。山路盘旋,道道弯弯皆入画。行驶约十里的路程,我们来到位于半山腰的泊车空地。因前路车不能通行,我们不得不弃车步行。在这里,逢着正在把柞蚕茧装袋的蚕户张国江。走上前,我们问起今年柞蚕的收成,卖了多少斤?
      “多少斤?我们这里不论斤,都论吨!我卖了五吨,挣得不多,不到十二万吧!”张国江憨憨地笑着,谦虚地说,“别人都比我挣得多!”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好客的大山上,漫山遍野地长满了野核桃、榛子树、野山楂、圆枣树、粟子树……靠着这些大山的馈赠经济林,七一村的乡亲们扛着山货走上了致富路。

   

 

          顺着张国江手指的方向,我们步行上山。与坐在车里的感觉全然不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天籁般的虫鸣、蝉鸣、鸟鸣和树丛下潺潺的流水声,交相呼应,在人的心湖里轻轻地,轻轻地,投下一圈圈的涟漪;青翠绵延的山中植被一下子就把人的眼波染了个天真纯净,揉不下一粒杂滓;黄色的、紫色的、粉色的小野蝶跳着优美的舞蹈,轻巧地在那五彩的山花上绣着动感的花边儿。
      踏着松枝铺满的山路,越过长满青苔的山石,穿行在天然氧吧——落叶松林间,顿时感觉:我们,也变成了童话世界里绿野仙踪的仙子,只想,隐于此吧!
      也曾去过开满白玉兰的江南,嗅过那满城飘香的香樟树的气息,感觉那香樟树的香气是让人神眩心迷的香,而这松林里的松香,却让人心头一震、全身都积满了新生力量。神清气爽的同时,整个人也一下子清新自然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从容轻盈了。仿佛我们,也是这山、这林、这些动人的野花儿野草中的一员,怡怡然而不觉想以歌咏之。此时,唱上一曲《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应算是合时宜的吧?可是,还未曾开口,耳边,又一下子响起了鸟儿、虫儿、蝉儿这些大自然的歌唱家最美妙的合声。怎么忍心让我们——这染了尘俗的世音聒噪了自然的旋律?止音吧,听听向导讲起这个我们都已深深陶醉了的老轿顶的传说吧!他说,老轿顶的传说,有两个版本,其一是:
   很早以前,大石桥是一片汪洋大海,现在的整个辽南都是退海之地。在周家水库的发源地有个海龙川,据说海龙川下有一个海眼,那里冒出的水一涌就涌个没完。在这一带管事的是个老鳖精,它是东海老龙王的外甥,仗着东海龙王的势力,横行霸道,鱼肉乡里,常常带着虾兵蟹将上岸胡作非为,抢男霸女,谁也没办法。没几年附近的人们都逃跑了,只剩下李氏祖孙二人,老头半身不遂,儿子儿媳都被老鳖精吃了,这小孙子二十来岁背爷爷跑在大错草峪(吕王原名)的大山顶上。那老鳖精哪肯罢休,兴风作浪,把水弄到大山顶下,眼看就要水漫山顶,急得小孙子团团转。正在危难之时,打西边天际来了一队人马,腾云驾雾直奔该山而来,只见一顶轿里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不偏不倚地落在老李头和孙儿身边,那些随从分列左右,老者听了老李头哭诉后,叹了口气说:“人间如此多难,情理难容。”这时山下的水更凶了,已经湿了老者道靴。老者拔出宝剑、直指海水,嘴里不断念叨,只见海水后退,排山倒海般往海里倾去。老者顺手拿出一粒金丹化作一块青石板,堵住了海眼。后人为纪念老者,就把老者停轿的山叫老轿顶。

 


      第二个版本的故事听起来就简单得多了:传说是七仙女下凡游历,坐轿子行至这片大山,看到这里后有玉都——岫岩,前有镁都——(今大石桥),真是山水宝地,神奇妙境。立即被山中美景吸引流连忘返,不愿归去。却不料因此惹怒了王母,指派二郎神把她们悉数押回天庭,走得急,来时乘坐的轿子落在了这座山上,故而此山得名为“老轿顶”。
      两个传说,我们倒更愿意相信第二个。何况仙女,就连我们这些尘世中的凡人来此,也不愿出山,情愿就此隐于山中,做一个自在山人了。
      登顶,我们攀到了1033米的最高峰。站在岫岩与镁都的交界:山高人为峰,展臂拟飞腾。极目眺远峰,一览众山小:群峰被绿色的、深紫色的、红色的、桔黄色的,秋的油彩涂得意兴阑珊。远峰遥处,淡青色的山晕如轻纱般神奇地柔化了山的刚劲,让人不禁思接千载,意驰万里。想必,那远山极尽处的轻云晓雾中竟隐着一个仙家的妙境?或许,那里是被押上天庭的七仙女的天上行宫?
      虽不舍,终须还。告别了人间仙境老轿顶,沿着由姜石腊、步步高、蚂蚁菜、扫帚梅各色野花织就的花径,一直顺山势行驶约略800米的样子,我们来到世外桃源——位于七一村辗盘沟的生态庄园。
      在野花的陪衬下,一方二亩鱼塘就在半山间,锦鲤、草鱼,悠悠然,自由自在地,宛在水中央。抱膝,坐在鱼塘边,将自己扔在这大山间。抬眼,一时间,竟被这眼前的景色惊得忘记了呼吸:这天怎么能这么蓝?蓝得就像被水洗过一般,这山怎么能这么青?青得就像没有一丝瑕疵的美玉。这样蓝的天,施施然地一直垂到这样绿的山的边缘,那天与山间过渡的色彩,想必,是这世上最高明的画匠也描绘不出的吧?可是,就在这美得让人落泪,这纯得让人感动的画布底端——青山的脚下,那调皮的、活泼的、顽劣的野花竟任性地,不听人劝地把自己的花色杂揉其间,反而,于静谧的妙笔间添了灵动的调子。
      如果说这样的画卷,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而成,那么,山下,鱼塘边那百余株的天女木兰、树下散居其间的野人参、山石囿起的两口掬之可饮的泉眼水、山坡下食着山菜、蚂蚱长大的近百只非洲雁、珍珠鸡、火鸡,还有山坡上千株板粟、十万棵苹果树、连成红霞的山里红……便是山庄主人匠心独运的神来之笔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快得惊人,眼见着光景已至中午,不争气的凡尘肚子发出的抗议声残酷地棒喝了我们这几个错把自己当作天人的俗人,还得去寻人间烟火!
      村旁,农家饭庄里:院内,大红的灯笼、滚圆的南瓜、流动的炊烟;桌上,笨鸡炖蘑菇、非洲雁蛋、油炸小河鱼、新鲜的山芹菜……让我们几个假装了半天的“天人”一下子现了原形,露了吃相。席间,饭庄主人——63岁的孙立胜热情地为我们唱起了二人转《逗你乐翻天》:“人这一辈子,不长又不短,风风雨雨,就那么几十年,穷也过富也过,咋地都是过,为啥不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是啊,守着这大山里的溜达鸡、山野菜、山菌、小河鱼,靠着自己和爱人一双勤劳的双手和对生活的热爱,经营了十二年农家饭庄的孙立胜家,在旺季里每天最多能接待游客百余人,年收入十几万。像孙立胜家这样的星级农家饭庄,在七一村共有十几家,可一次接待客人千人以上,具有疾控中心发放的食品卫生合格证明健康体检证。
      七一村共有A级景区6个,有固定旅游购物场所,山珍、野菜、地方特色旅游商品、纪念品一应俱全。公共旅游区全部水冲厕所、八处停车场。全村年接待游客总数10万余人次,旅游总收入6000万元以上,旅游经营户不低于村总户数的20%。年度社会口径旅游投入13亿元以上。现有4个新上投资过亿项目,拟建设:天然滑雪场、星级宾馆、游泳馆、动物园、绘画写生基地,中草药、香菇磨、山野菜种植和深加工基地。
      充分认识到靠生态旅游致富的七一村人已形成了本村的特色旅游坐标,那就是:把“七一”打造成一个生态旅游型的现代化新农村!
                                         记者:马立

主办: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
E-mail:dsqsbs@163.com 新闻中心电话:0417-5612288 备案号:辽ICP备05015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