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建一

一天的旅程,我们行走建一,在层峦叠障间寻找自然的本色,在清溪流水处涤尽心灵的尘埃,自然山水与人文景观浑然一体,优美传说与传统文化和谐统一,放逐山水间,忘情林逸处。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车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窗外,朱檐青瓦的民宅、油绿方块的水田、插秧的农人和衔青的远山,构成了一幅以绿色为基调的水墨画。浅浅的溪水在禾苗的映衬下愈加青绿,仿佛浓浓的绿彩随时要从画卷中溢出,但那飘着的绝不是墨香,而是夹着新雨味道的禾香。熏醉了我们的心扉、染绿了我们的眼波、也拌住了我们的车轮。

云遮雾绕的远山朦胧迷离,不是十分巍峨,而是一种缠绵的蜿蜒;没有太大的停顿,却被深浅不一的绿,画成天然神韵的锦!溪水偶尔因山势的高低,顺势而下,时而平缓时而湍急的水流,清唱着最动人的山歌,让我们也好想放下矜持,伴着这叮当玉碎之音,放声歌唱。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这路边的溪水比那沧浪之水还清。更令人惊诧的是,就在这淳朴的乡村路旁的山溪上,却游来了“白毛浮绿水,红掌拨轻波”的诗句、流淌着“清泉石上流”的意境呢。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山溪用如此的清灵,洗去我们的俗骨的是一种不知名的小花。就那样安静低调地长在河床边,清新淡雅地开着,以娇嫩的淡黄调剂着清冷的河水。它,是山河的妻吗?是山溪的女儿吗?亦或是大山胸口的浅黄小痣?

路,不再是难行的山路,有了人工的痕迹。似乎一个被惊扰的绝色女子,正美眸含嗔地笑看着我们这些“爱慕她美貌的造访者”。路旁,鬼斧造化的天然中被巧妙地添置了些许人工景致。相隔有序的溪上小桥使人如临江南水乡,悠悠地荡漾着游人的欣喜和恋人的浪漫。

黄丫口的山,奇在缠绵,奇在那树种分明的特色。因为椴树山就是椴树山,杜鹃山就是杜鹃山,松山就是松山,每座山虽有少许的草木杂布分列其中,然而大致的树种,倒是泾渭分明。这里有国家重点保护的林业椴树基地,也有全国知名的天然落叶松基地,然而,在所有的这些山中,最令我们向往的却是杜鹃山。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终于见到了深锁在山谷里的野杜鹃,美丽娇艳而不自知,清逸脱俗不为人知。天气晴好的日子,大片大片的淡粉色杜鹃花,就像淳朴的山里姑娘,不知是被山风吹红了面颊,还是被游人看得羞红了脸庞,互相推搡着,轻颦浅笑着,让这漫山遍野的山坡一下子热闹起来。

看花渐欲迷人眼,乱入丛中看不见。闻着花香,循着笑语的游人们,在这花径中渐渐地找不到彼此。如果说晴天的野杜鹃是泼实的山里姑娘,那么这雾里的杜鹃花就是披着轻纱的云中仙子,飘飘然、轻舒长袖,将那淡蕊中的清香散入空中的晓雾,柔柔的、湿湿的,借山风的吹送,润着我们的脸,当你忍不住想要拂掉那扑面而来的香雾时,却触摸不到一丝丝水珠,仿佛它已轻轻地潜入了我们的身体里,让身体也跟着轻盈起来。

山色空朦雨亦奇,雨后的杜鹃山非奇字可以比拟。淡粉衣袂的杜鹃仙子携着一袭白衣的姐妹,与远道而来的游人们一道,在这人间仙境含笑轻舞。

曲径通幽处,云深不知路。离开了杜鹃山,我们的车行驶在通往黄丫口主峰的山路上。在半山腰的云雾中,连经验最丰富的司机也不仅困惑了,这条路到底通向哪儿,难道这就是将我们引向仙境的天梯吗?

天接云涛连晓雾,仿佛梦魂归帝所。莫非这云中的一脚踏三界,就是梦中的仙境吗?虽然看不见晴天里岫岩和海城的盘山道,但看到那藏在若隐云雾之中的峰峦奇松,这里不是仙境,又是什么呢?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黄丫口,用淡淡的看穿,无语相向。那些奔腾的山峰都隐在浓雾后沉默着。离开黄丫口的时候,用眼波荡下那些群山和深浅不一的绿,吻了这一抹初夏里独特的微凉,转身。

领教了山的雄奇,建一,还有水的秀美。驱车,一路去去寻觅早就倾慕的厢房水库。

织女不慎跌明镜,化入厢房溪水流。这平铺着,厚积着的藏青色,松松地皱缬着,象小家碧玉拖着的裙幅,又宛如一块温润的美玉,只清清的一色,你却看不透她。也曾见过西湖的波,似乎太明了,秦淮河的呢,又似乎太暗了,这厢房水库,虽只盈盈一掬,却能蕴藏着这样奇异的色彩,仿佛“天”溶了一块在里面似的。

嗅着花香,倚着懒困微风,含着这黛山青波,在清新淡逸中眺望,让所有的世事烦忧都随风飘逝,随水流走。在水库堤岸的西侧,潺潺的大清河水从山上奔流而下,汩汩的灌入堤下的水田中,就是这丰草水美的一方热土养育了善良勤劳的建一人。当地人饮着这甘饴可口的厢房水,吃着漫山遍野绿色的山野菜,脸上的笑靥都盈满了清洌的山泉。

在黄丫口独特的生态特色园里,每年从春到秋,三季五彩缤纷的野菜花,竞相开在云雾飘荡的山谷里、林荫下。在这野花的海洋,山菜的世界里,游人可自采自摘,在体味悠然田园情趣、感受劳动快乐的同时,放松心灵、回归自然。

在这里,游客不仅可以采摘到蕨菜、刺嫩芽儿、河亚芹、大叶芹等山野菜、而且就连中医常用的刺骨加等几十种名贵中草药也是俯拾即得。包括山野菜园区在内,黄丫口生态园还有林下参园区、中草药园区、林蛙养殖园区、红松园区等五大园区。在建一,满眼看不尽的绿色中,松,应该是其中的主力军。而其中,福、禄、寿松可是远近闻名。

古松千载,独立旷野,受日月之精华,得天地之灵气,寒暑不见其色有增减,旱涝不见其象有枯荣。擎天斑干,铭刻人世之沧桑。蔽地针蓬,为世代百姓撑起福禄阴凉之伞。因承日月之精华,古松自然也得了天地的灵气,许多游人不远千里,来到建一,在古松下虔诚礼拜,许下心中的期愿。

提起礼佛,在建一,还有一座香火旺盛的庙宇——座落于黄丫口风景线——建一村青龙山脚下的祥云寺,始建于唐太宗615年,2007年恢复重建,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整体建筑坐北向南,背山面水,气势恢宏。祥云寺周围群山环抱、树木葱郁,寺前平坦开阔,一条清澈的大清河源头之水象一条玉带从门前流过。

殿内设大雄宝殿、天王殿、钟鼓楼、斋房等,建筑风格以汉传佛教单体寺院为据,规模宏阔。主体以木质结构为主,斗拱门窗细部装修均采用上好的红椿木精雕细刻。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祥云寺中轴线上的对过南山山脉,在蓝天重峦的极处,遥遥可见安详的睡佛巨像,轮廓清晰、形体逼真、妙不可言,真是天造地设般令人称奇叫绝,人们称此山为卧佛山,为祥云寺景观一绝。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告别了古老神秘的祥云寺,如果不是身体发出饥饿的信号,山脚路旁大红的灯笼向我们招手。我们这几个在人间仙境中流连了半天的游子,还真的记不起该是到吃午饭的时候了。

近日杜鹃随流水,人在清溪何处边。在城里久居的人们自然不会知道河亚芹的名字,就如同在繁华尘世中奔波的人们,不知道在建一还有像黄丫口这样一处杜鹃溪径、更不会知道,那金背红腹的金、红鳟鱼是那样的鲜美可口。

黄丫口下喜鹊飞,杜鹃流水鳟鱼肥。占尽山水之优势的建一镇,以农民家庭为基本接待单位,以农业、农村、农事为主要载体,利用资源环境、开发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干农家活、享受农家乐趣为主要内容的旅游项目。“农家乐“旅游经营项目不仅拓宽了农民的致富门路,带动了假日经济的发展,也提高了建一镇的知名度,促进了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

        记者 马立


地址:大石桥市政府后院3楼 邮政编码:115100 编辑部:0417-5612288 5612508 E-mail:renhongwei111@163.com ykrbdsq@163.com 技术支持:155223333(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