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
神树屯的传说
发布时间: 2012/6/21 13:42:45 | 来源:

       营口县境内,算做腰肋子一带地方吧,紧南边,横着高高矮矮的一溜大山,群山里头,有一架神树山,顶数它又粗又实,又挺拔,高不搭影儿,像个大肚窝窝头堆在那里。逢上阴天下雨,当地人不用扬脖子察看天老爷脸色,只要瞭一眼神树山上的白云戴“帽子”没有,便讨了个有雨没雨的准底儿。当地就传唱这样一首歌谣:

    神树山哪戴了帽,

    院当心哟冒白泡;

    地垅沟子响流水,

    庄稼一天一个高。

       山根底下,是神树屯。神树屯是由神树山得的村名,神树山是怎样由神树得了名呢?那山上的神树,到底有什么神法?可不是一两句能说明白的,咱们从头到尾唠扯吧。

       顺治八年光景儿,从关内拨来一些平民百姓,来垦荒谋生。相传随行有拜把①兄弟三人,年长的姓丁,五十出头年纪,排二的姓张,四十多岁,年纪最轻的姓赵,也就二十多岁。

       兄弟三人虽说不是一奶同胞,也没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般轰轰烈烈,但在路途中,三人搭成伴,回头朝南跪下,面对家乡热土哭了一通。哭罢,默默磕三个头,以身家性命相托,结拜了兄弟。从那开始,他们三人早早晚晚都不分离了。

       一天,哥儿仨着铺盖刚走到一处,猛抬头面前横着一座老高老高的山堵了路。他们收住步,细细打量开,只见山顶一顺儿立着七棵古松,枝干盘枝错节,满树披盖蓿赫红色的松针,密密麻麻遮住山头。看得久了,那松针忽然一一窜一跳冒火苗,满山头通红,转眼雨瞅哇,又是先前样子,树枝呼呼摇着风声。哥儿仨吓了一跳,一来走得乏累,想歇歇腿脚,二来叫这儿棵怪树迷住了,索性撂下家什挑担,凑一团儿坐下,非看个究竟不可!

       约过半个时辰,那树像悟通了人意,噼噼叭叭一阵山响,腾腾燃起火苗来,闪着金灿灿的光芒。这回大伙儿看个满眼,赵老三乐得蹦个高,说:“哥呀,你们在这里坐会儿,我探山去!要真是宝山福地也好落脚呵,不知哥哥怎么个主见?”

       丁老大摇了摇头,脸上没了笑容,他怎能叫弟弟单枪匹马闯呢?他接过话茬:“三弟说哪里话,看势头这山变幻无穷,凶吉难料,你也别争,我和二弟去!万一闹个差错闪失,也不枉做哥哥一场。若见准是好地方,回头计议安家不迟。”丁老大直说得兄弟点了头,转而安慰着。“三弟看堆儿要闷慌了,就点把火,哥哥瞅着就放了心。不过,千万别挪地方呀!”

       丁老大、张老二嘱咐完,不再迟疑,手握斧头取道去了。赵老三明白当哥的心思,答应道:“哥呀,多保重,我守候在这里就是了,不见不散!”他眼睁睁目送两个哥哥的身影,一路越沟过堑、攀山爬崖,消失在密林深处,才咕咚一声坐下。四野茫茫,荒草遍地,除了几声猫头鹰的怪叫,静得吓人!他像头一遭感受到孤独的滋味,忙去整理行装物件,换换心境。他解开干粮包,瞭一眼,又重新系结实,准  备留给哥哥回来吃。实在饥渴了,就跑到溪边,捧几口泉水下肚。

       之后,赵老三掏出火石,左一堆右一堆,东一片西一片地烧蒿草,来打发时光。他不停地烧哇,烧哇,直烧出黑油油好大一块肥地来。白天忙累了,就独自冲山巅松树挂上的红火苗愣神,夜间盯着跳动起蓝火苗的松树不合限,他心窝掂记两个哥哥,泪水糊满脸,他不停地用火驱赶寒夜和禽兽,为哥哥们祈祷平安。不料,这红火火的烈焰,却动了面前这座高山,他那副诚实的心肠招来山峰那七位树神……

       赵老三不吃不睡,熬到第三天夜头上,忽闻异香扑鼻,身子骨酥麻,倒在地上迷迷糊糊睡了。不知过了多久,赵老三觉察好似有人轻轻摇他肩膀。他睁开眼睛,看见月亮地上,一位童颜棕须的老者操着手站在身旁,笑吟吟审视着他。赵老三惊醒了。一骨碌身起来,谦和地向老者施一躬,不解地问:“老伯打哪里来?深更半夜怎的走到这里?”

       老人扬了扬眉毛,笑着回答:“小伙子,不瞒你说吧,我家就住在前面村子,老身我姓松,名百灵,世代居住在这。人老腿脚粘喽,从城里探亲回来,耽搁了时辰,没法子蹚上夜路。适才好不容易磨蹭来,也是一时情急饿得慌,推醒你讨口吃食,行行好,有吗?”

      “有,有哇!”赵老三听了,很是怜悯,满口应承,“老伯别多心,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再说上路人谁还没有个难处?您坐好,我这就给你张罗吃的。”他说着宽心话,把干粮包亮开,全推让给老者。那老者也不再客气,大模大样盘腿坐稳,伸手抓干粮就吃。看他大嚼大咽样子,吃得香甜呵,恐怕饿急了!这干粮原是哥哥留给他的,赵老三勒紧裤带舍不得吃,专等给哥哥下山补身子,谁想叫老者一阵风卷残云,吃个溜净。幸好他也不再要了,赵老三才踏实了。

       跟着,赵老三拎泥罐到河里提来了水,舀一碗双手捧给老者。见老者吃饱喝足了,他腾出地方,铺好被褥,请老者躺下安歇。

       那老者响着饱嗝捋捋棕须,反而嗔怪他:“小伙子,不是我拂你面子,自古人活七十不住店,八十不出门,看我一大把年纪,能说你不欠思忖?哎,老身还是回去的好,回去的好噢!”说着话,颤颤微微向前摸索着,移开了碎步。

       赵老三看了心里一热,急忙跑去搀扶。他人儿长得年少俊气,心地也善良憨直,见老者举步艰难,很不放心。况且山路黝黑,夜半更深,禽兽经常出没,怎好叫老者独自赶路?救人救到底,帮人帮到家嘛!反正事情到了这份上,也顾不得许多啦。

       老者回头瞥见赵老三跟上来,轻轻点着下颏,没有吭声。赵老三双手刚刚搀定老者,猝然间自觉飘忽忽的,身轻如飞,两脚不沾地皮。听得见风声呼呼灌耳,看得清天光亮如白昼,山水一新。他心里一阵惊诧、骇异,正想发问,那老者倒是先开了腔:“小伙子,到家了,进屋喘口,气再回去吧。”

       赵老三抬头一看,嗬,好一处堂皇富丽的地方!脚下是弯弯曲曲的河水和小桥,迎面参天野树遮门。从门楼口望去,一所四合院,严严实实掩进树影里。赵老三尾随老者,穿过院心小道,抬头看见青砖瓦舍的五间正房里,明灯蜡烛,灯火耀眼,一片金黄色。房门口石台上,有六个人拱手迎上来,长得和老者相同模样,他越发纳闷。老者嗬嗬一笑:“小伙子,今晚难得你热心肠哟!这几人是我胞弟,别见外嘛。”赵老三走上前,一一见过了。

       大伙儿问候着,一同迈进堂屋。进了屋里,满屋子弥漫着甜丝丝、清幽幽的芳香气味,使入耳清目明。赵老三好奇地看了看室内,怪呀,除了地上并排摆着七口大缸,四下里没有其它陈设。缸里都满生着豆芽菜,不同的是豆芽透亮发黄,没一根白净的。炕头上却拾掇好一桌饭菜,正冒热气,香喷喷的。八双筷子、八个花瓷酒盅整整齐齐摆一圈儿,围着烧炖香熟的满桌山禽野味,木耳鲜蘑。老者们不容赵老三脱身,就把他簇拥到饭桌边,一个个劝酒让菜,缓不开空儿。酒过三巡,赵老三已是半醉,埋下头,眯缝着眼,又心事重重地思虑哥哥着落,眼泪止不住簌簌落下来。老者兴许早就会意,揣摸到他心里说:“小伙子,车到山前必有路呵,何苦糟踏身子?你放心,明儿个一大早,你两个哥哥包准回来就是啦!”心病经老者点破,赵老三半信半疑,揩掉了腮边泪痕。

       吃完了夜饭,赵老三提上来精神头,开口谢道:“我今晚贪了嘴,叫老伯破费了,真不知说什么好!日后,我寻见哥哥安了家,一定要来看望你们的。“谢过了,忙起身辞行。

      “慢来,慢来”,老者又吆唤住他,“小伙子,把豆芽菜捎带点再走。”冷不防一句话,把赵老三闹愣了。他站在缸旁边,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虽说不能平白受人家礼物,但豆芽菜终归是常见物,不拿吧,嫌物薄怎的?正踌躇间,老者抓把豆芽菜塞来,他慌忙躲闪,把豆芽菜零散散洒了一地,只有一小丝嫩芽掉进大襟里边。那老者含笑不语,像没这回事似的,慢悠悠踱着碎步,把赵老三送出了家门。

       走出门口不远,眼见得道路亮光光连成片,像冰那样光象水那样亮,很难琢磨方向,和来时一点不一样。赵老三满腹疑团儿,一时把握不准该朝哪奔去,回转头,正想向老者请教,不料刹那间,老者竟不见了!他大吃一惊,以为眼睛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循来路方向张望,这儿哪有什么庄宅庭院呀!周围连条毛毛道也没有。这时天快亮了,远山近树和怪石都显出轮廊,认得仔细。这里四周全是荒树野山,绿森森漫无边际,前面不远,古树撑天,仍同夜间所见一模一样,面东的悬崖峭壁上,有一块光秃秃的青石砬子,象一道旋门安在半山腰。石砬予顶尖上,恰好盖着那七棵松树。赵老三忽地醒悟过来,莫非松百灵七兄弟就是山上七株神树变化的?唉,神树哇神树,两个哥哥探山一去不回,八成是遭到不测啦!我非上山见个明白。他想到这,胆气冲身,嗖嗖径直朝山尖爬去。

       说来也怪,就在他拐过树丛的当儿,两个哥哥象从天上迎画掉下来,喊住他:“嗳呀,我的好兄弟!是你?”赵老三“啊”了一声:“哥哥!”合不上嘴,立时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许久,哥儿仨你瞅瞅我,我瞧瞧你,热泪从眼窝里流呀,淌呵,赵老三仰起脸,细细地告诉哥哥他怎的来到这里。又听哥哥说神树棵棵有碾盘来粗,斧头劈去,冒股红殷殷水,转眼就愈合得不留半点痕迹,又说下山迷了路,多亏一位老者指点,才来到这里。哥儿仨不禁一阵惊叹,欢喜。

       晌午时分,哥儿三回了原处。  赵老三走得燥热,解开褂子右大襟,“咣哨”一声,一根黄锃锃的金条抖落到脚旁,他两眼乐开了花,急忙哈腰拣给大哥,说不清怎么回事。丁老大端详一会后,笑眯眯说:“三弟呀,兴许是老者有意送与你的那根豆芽吧?”哥儿仨都很高兴,丁老大又指向三弟烧出的这片荒地,“你们看,神树山下的地多肥油呵!咱哥儿仨就选准这里安家吧。金条呢,先派个搭屋建房用场,然后趁三弟岁数好,给三弟娶个媳妇。二弟看这么消用行吗?”张老二极力赞同。从此,哥儿仨砍柴种地,清茶谈饭,守着神树山过起日子。后来这屯子便叫神树屯。

    

       讲述人:王令全,男,五十四岁,博洛卜镇神树村农民

       搜集整理:刘士厚,男,四十五岁,博洛卜镇文化站长

       流传地区:博洛卜乡一带

       附记:詹世秋,曹恩库也搜集了一篇这样的故事

       注:①指干兄弟

主办: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
E-mail:dsqsbs@163.com 新闻中心电话:0417-5612288 备案号:辽ICP备05015523号

辽公网安备 21088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