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
迷镇山敬德访白袍
发布时间: 2012/6/21 14:00:16 | 来源:

       唐王李世民与坐骑陷入淤泥河中,被白袍小将连人带马救起。唐王问小将的姓名,小将未答,却转身策马跑了。唐王心中不乐,只好拨马往回走,走了不远,只见元帅尉迟敬德带领人马前来迎接。走近时,老将翻身下马,叉手施礼道:“尉迟恭迎御驾来迟,望乞恕罪!”唐王见老将率众来迎,虽然心中高兴,但仍为白袍小将之事郁郁不欢。只说:“老将军快快起来,是朕私自离开御营,众将何罪之有。老将军快快上马,一起回营,朕有事与将军商量。”

       众将簇拥唐王回到御营,大家给唐王压惊,唐王摒退众人,只留尉迟元帅一人,不由得“唉”了一声。

       敬德忙劝慰说:“圣上德重如山,天人护佑,此次化险为夷,实乃我主洪福齐天,应该高兴,为何反而闷闷不乐?”

       唐王道:“朕非为一己安慰系于心,实为国家用人之道耿耿于怀,适才救朕的白袍小将,胆略过人,英武过人,为何朕以前丝毫不知有此人才,为何朕问其姓名,不但不答,反而策马跑去?如此国家栋梁,朕却失之交臂,而救朕之功又不能得赏,岂不是坏了朕的名声!”唐王说到这里又长长叹了口气。

       尉迟元帅听了唐王的一番话,此时心里也在想:军中传说白袍小将屡立战功之事,可张士贵却多次为何忠显请功,就因为到现在还没有查实白袍小将到底是何等人是,故此没敢奏明圣上,看来这其中有些奇怪,自己身为一军之主帅,要不把这事查明,埋没人才不算,扰乱了军心,于战不利,其罪非轻啊!想到这里忙说:“我主所言极是,老臣一定查明白袍小将为何人,以便赏罚分明,严明军纪,鼓舞军心。”

      唐王听了大悦,说:“朕正是此意,就烦劳老元帅速做察访。”

      于是,敬德元帅这才开始明察暗访,走遍全军各营,也没有找到白袍小将。一天,天黑前,老元帅来到放马营里,只见几个老弱不堪的兵卒,在那里看守军马。老元帅问他们这里有没有一个白袍小将?只见他们都畏首畏尾,不敢说话。敬德元帅觉出有些差异,直追不放,只问得老弱兵卒吞吞吐吐,最后在敬德的恩威逼迫之下,才有一个老兵说:“这营里前几天是有个白袍小将,专管放马,不知为什么昨日又被先锋官调往别处去了。”敬德忙问:“调往哪里去了?”老兵只好说到:“我隐约听着好像去当伙头军了。”敬德又问:“他叫什么名字?”老兵说:“薛礼,薛仁贵。”

       敬德元帅听了之后,急忙奔向先锋营伙头军驻地——迷镇山。

       此时天已大黑,白袍薛礼正站在迷镇山的庙门前的台阶上,眼望着高悬的明月,一声长叹,自言自语地说道:“想我薛仁贵投军征东,本想为国出力,想不到竟然报国无门,苍天你可有眼,何时是我薛仁贵出头之日啊!”

       突然身后有人大喊到:“好个报国无门,我可找到你啦!”薛仁贵猛一回头,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将拦腰抱住了他。薛礼大吃一惊,稍一用力,挣脱了老将的双手,老将军一把拽住了薛礼白袍一角,薛礼连忙抽出宝剑“唰”地一声砍去袍角,老将军拽空仰面倒地,薛礼趁机又跑了。

       这老将军正是尉迟敬德老元帅,他见小将又跑了,心中知道,这里定有奥妙。他把袍角揣了起来,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先锋营中,让张士贵把白袍小将薛礼带过来。

       张士贵笑笑说:“穿白袍的小将倒是有一个,可他不叫薛礼。”

       元帅也笑了笑说:“不叫薛礼,那就是叫薛仁贵吧!”张士贵听了不觉一愣,又一转念暗中一咬牙立刻又说:“也不叫薛仁贵!”

      “那他是谁?”元帅跟着问了一句。

      “小婿何忠显!”张士贵毫不犹豫的答了一句。

      “哈哈哈!原来是先锋官的门婿,对!将门应该出虎子嘛,张将军既有如此勇武过人的贤婿,何不早说,现在本帅做主,为国选材,快叫令婿出来见我吧!”

       张士贵忙命人找来何忠显,拜见敬德元帅。尉迟敬德仔细一看,这何忠显不仅貌不惊人,相不压众,瘦瘦身材,弱不禁风,而且一眼就能看出他不是个勇武之辈。敬德元帅心想“就凭他这个模样,就能一枪连人带马挑出我主唐王?再看着何忠显身上也穿着白袍,却很不合体。敬德问道:“昨日晚上在迷镇山上的庙台阶处摔倒本帅的可是你吗?”张士贵站在一旁忙道:“是,是,一点也不假,你看他这白袍不是少个角吗!”

       何忠显见他岳父紧递眼色,才战战兢兢地说:“小将冒犯元帅虎威,请元帅恕罪!”敬德趁他跪在面前,忙掏出昨晚撕下的袍角,和那身上白袍缺角一对,无论颜色和形状都一样。又一细打量,何忠显穿上这身白袍显得又肥又大,并不合体,心里明白八九分。忙说:“小将请起,小将请起!”然后转过头来对张士贵说:“先锋官,我主贤明,求贤若渴,这你是知道的,令贤婿既然能把本帅摔倒,确有神力,不过昨晚本帅一时没在意,今天本帅倒要当众试试,就请令婿拦腰抱住我,看他能不能把我摔倒!”

       张士贵听到这里忙说:“老元帅偌大年纪,万一摔个好歹,可担当不起呀!”敬德元帅哈哈大笑说:“要不,就让本帅抱住令婿,如令婿能挣脱,就算老夫输了!”张士贵听了只得勉强应诺。元帅却说:“本帅还有一个提议,必须立刻立下军令状,不管令婿和本帅,死伤勿论。”张士贵在这形势下只好同意立下军令状。

只见敬德挽起袖子,拦腰抱住何忠显,稍一用力,只听噗嗤一声,何忠显肋骨折断,口吐鲜血而死。敬德大怒:“大胆张士贵,令婿的力气如此之小,怎能一枪挑起连人带马呢?还不从实说来!”

       张士贵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说:“元帅息怒,我说实话……”

       尉迟敬德押着张士贵,带着薛仁贵来到御营。张士贵欺君罔上,冒功领赏,埋没人才误军误国,受到应有的惩治。唐王加封了薛仁贵,从此薛礼才出头露面,为国出力,在征东中立下赫赫战功,征东胜利后,被唐王封为安东督护府第一人都督。

 

       讲述人:杜宝库,男,三十七岁,铁路房产段工人,是听其父亲所讲。

       搜集整理:李名顺

       流传地区:营口县

       附记:(一)迷镇山在大石桥西南五华里处,距淤泥河七八里。

                  (二)此传说在大石桥一带传说非常广泛,是淤泥河薛礼救驾传说的下篇

主办: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
E-mail:dsqsbs@163.com 新闻中心电话:0417-5612288 备案号:辽ICP备05015523号
您是第位访客